来自 艺术 2019-09-01 20:51 的文章

摄影记者带老爸、老妈走天涯(三)醉美草原(

  西乌旗是我们去过的牧区草原最多的一个,也是内蒙草原最近最大的草原,除了参观蒙古汗城和寺院之外必去的要数离旗政府约四十多公里的“成吉思汗瞭望山”了。

  据说成吉思汗在这个山顶望见了十几里外自己丢失的宝马良驹而得名,也是远近最高的一个山峰了,当时父母大人也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一千多米说啥也爬不上去又要放弃,我还是那句话:爬不上去咱不是有车么?于是挂上四驱在约六十度的石子路上一路怒吼,终于把父母送到了离山顶的敖包只有一公里的地方。

  当《老记见证》记者父子搀着两位老人拾阶而上的时候不管是迎面下山的人们和身后超过的游人都不禁感叹道:这大年龄都来爬山真厉害,此时老父亲脸上洋溢着骄傲的表情,老母亲更是跨步向前用实际行动表达着“我能行、我就是行”。

  在这一路上的旅途上渐渐的发现老两口不再像在家里的时候经常拌嘴吵架了,有时候也会相互的疼爱起来,更多的是多了很多的彼此包容,更突出的是只要有花的地方老母亲就要下去合影留念和拍照存档,经过这几年的旅游生活他们也逐渐的形成了摄影师的习惯,逢景必拍,有故事的地方就要合影留念,也想回到家后整理整理发给更多的亲朋好友分享。

  经过一路的兴奋、折腾和感悟,老两口的身子骨仿佛又硬朗了许多,原想是老两口累了回家后要好好休整一下,可是没成想恰恰相反,回到家后,老太太不是整理他的小菜园种葱割韭菜,就是戴着草帽私自外出买东买西忙个不停并且一点也不觉得累,原来走一会路就喘粗气的样子也没了,眼见我们《老记见证》记者出来一个月的时间要到了,老母亲却总是说,不能再待一周再走么?这句话这时候说出来就像刀子剜心深深的刺痛我们爷俩的小神经,我知道那是老娘想给我过完生日再走,更主要的是他们老了便像小孩子一样受不了这分别的感伤。

  又经过了几天的慢慢沉淀,还是像刚回来的那些日子,每天五点半起床,给老人家做好早饭后,我带着儿子开车上山开始练功,大约九点多开始回家洗漱喝茶陪父母聊天,然后出去采购给他们做午饭,午睡起来后陪儿子练柔功,然后就是做完饭陪他们看电视,给他们洗脚修指甲,洗衣服睡觉——